前途汽车还有拯救的必要吗?

来源:本站原创 发布时间:2022-05-11

  一个是赛麟汽车。这个已经被证实是一场“骗局”的汽车项目,在2020年随着创始人远赴美国,其实就已经落下了帷幕,很久已经没人再提起赛麟这家车企。近期传出的消息也算是彻底为赛麟汽车画上了句号,日前江苏南通市中级人民法院更新了一则关于“江苏S汽车公司”的拍卖信息,从网拍平台上公示的图片可以清晰看出,这个“江苏S汽车公司”正是赛麟汽车。待到此次拍卖完成,江苏赛麟汽车也将正式走进历史。

  还有一个是云度汽车。这家新造车企业虽然扛过了2020年新造车势力集体“爆雷”的至暗时刻,但近两年却并没有如同几家头部新造车企业一样迎来触底反弹,生产经营状况还在持续恶化。今年4月,云度汽车进行了新一轮的股权变更,第四大股东海源复材发布公告称,转让了自己持有的股份,并在公告中透露了云度资金链断裂的近况,表示这家车企在2月份就已经处于停产状态。此外,目前还有消息称,云度汽车已经被均瑶集团收购,双方已签订相关协议。

  赛麟和云度之外,近期还有另一家“久未露面”的新造车企业重新回到了大家的视野中,不过与赛麟和云度要么落幕、要么停产的负面的信息不同,后者新进展至少看起来是积极正面的。这家新造车企业通过官方公众号表示已与SPAC(特殊目的收购公司)签署合并协议,要重组上市,赴境外IPO。

  2020年时的前途汽车,其实已经看不到前途。上市的产品基本无人问津、母公司连年亏损、融资通道不顺畅、资金链断裂、长期拖欠员工工资、被供应商追债等,对创业公司而言可以被视作雷区的危险区域,前途汽车在2020年可谓是全趟了个遍,企业当时经营之困难可想而知。

  接下来该怎么办?有业内专家曾给前途汽车的掌舵人陆群支过招,尽快舍弃自主造车业务回归本行,靠原来做汽车设计攒出来的“家底”,并非没有翻身的机会。但从陆群一直以来表达的态度看,放弃前途汽车这个项目,从来就不是一个备选项,“不管怎么样,前途会一步步来,顽强地活着,而且不仅要活着,还要活得更好”,在2020年8月接受媒体采访时,陆群依旧表达出了继续推进前途汽车项目的信心,“撑到K20上市,撑到K20大卖,撑到K20创造正向现金流。”在当时的情形下,陆群的判断是,即将到来的第二款量产车型K20,或许会让前途汽车转危为安。王中王心水高手士坛管家婆

  现在回头看,K20时至今日依旧没有上市,但陆群“抢救”前途的行动却并非毫无进展。事实上,比起寄希望于新车K20的大卖,从目前已经成功“上岸”的头部新造车企业的过往经验看,前途汽车目前采取的措施如果进展顺利的话,可能还要更加靠谱,这次前途汽车要“玩转”资本局。

  陆群曾直言,融资并不是前途汽车的强项。但一个又一个的事实已经摆在面前,不大规模的融资,新造车企业真的很难看到前景,想要顺利过关,就得拼资源。

  今年4月中旬,前途汽车发布了T轮融资定制版K50,并表示自2021年便启动了T轮融资,定向向清华校友会(陆群拥有清华大学汽车工程学士学位)开放,投资人以清华校友为主。五一小长假期间,前途汽车官方公众号发布信息称,北京长城华冠汽车科技股份有限公司(下称“长城华冠”,前途汽车的母公司)与SPAC(特殊目的收购公司) Mountain Crest Acquisition Corp.签署了正式合并协议,长城华冠预计于2022年12月底完成重组合并上市。届时前途汽车将作为长城华冠的重要资产组成部分赴境外IPO,投前估值为12.5亿美元。

  对一众新造车企业而言,成功完成IPO上市都被看作是企业转危为安的一个重要契机,既能强化投资人的信心,也能向终端市场发出企业正在持续做大做强的信号。目前,尽快实现IPO是各家新造车企业都绕不开的话题。

  但也并不是说实现了IPO就能一劳永逸。上市确实曾让不少新造车企业如虎添翼,“蔚小理”等企业都在上市后迎来了爆发式增长;但也有上市后依旧难掩颓势的新造车企业,没错,说的正是FF法拉第未来。去年7月,FF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(SPAC)和私募股权投资(PIPE)交易上市,但上市后的FF依旧在走下坡路,目前的总市值已经从上市之初的近60亿美元下跌至不足8亿美元。有统计显示,法拉第未来成立以来的累计亏损预计已经高达190亿元(其中2021年的净亏损最高可达5.5亿美元)。此外,在3月底,法拉第未来还表示收到了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(SEC)的一项与正式调查有关的传票,以调查该公司向投资者发布的不准确声明。另据外媒报道,除法拉第未来外,其他几家通过特殊目的收购公司上市的电动汽车公司,也正因会计问题和索赔问题而面临监管审查。

  海外不少通过SPAC上市的电动车企,目前的日子都不好过,已经“断网”两年之久的前途汽车现在却要重新建立链接,靠谱吗?即便这次前途汽车能够顺利通过与SPAC重组完成上市,后续情况就能比“FF们”好吗?

  上市,对前途汽车其实已经不是什么新鲜事儿了,要知道,前途汽车的母公司曾经可是号称新造车企业第一股。长城华冠是陆群的第一个创业项目,2003年成立,主业是汽车整车设计开发和服务,在国内汽车设计领域口碑和地位都相当不俗,在技术研发和产业链布局方面也有一定的优势。2015年前途汽车成立后不久,长城华冠也正式登录新三板。但也正是受到前途汽车项目的拖累,长城华冠上市之后连年亏损。盖世汽车整理的相关数据显示,2015年-2018年,长城华冠的亏损分别为2175万元、9844万元、2.16亿元和6.1亿元,并最终在2019年选择从新三板退市。

  不得不说,前途汽车创立之初可谓是手握好牌,看起来前景远大。首先成立的时间早,2010年长城华冠就成立了电动车事业部,2015年正式把前途汽车摆上了台面,可以说是国内最早的一批新造车企业,正赶上国内新造车运动进入蓬勃发展期的阶段。其次,不同与大多数跨界而来的“野路子”,前途汽车可谓是根正苗红。董事长陆群是汽车工程方面的专家,母公司长城华冠原本的主业也在汽车领域,而且更关键的是,前途汽车很早就获得了制造新能源车的官方身份:2016年前途汽车获得了发改委批准的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,2018年前途汽车进入工信部发布的新增车辆生产企业名单,是新造车企业中少有的获得了新建纯电动乘用车“双资质”的企业。此外,上文已经提到过,母公司长城华冠是新造车企业第一股,2015年就已经正式登陆新三板,前途汽车发展初期的资金储备看起来也比较健康。

  但结果却是一手好牌打得稀烂,量产的第一款车型前途K50累计了不足200辆的销量数据后就草草收场,第二款被官方寄予走量厚望的产品前途K20(从此前公布的概念车来看,K20会是一款双门两座的Coupe车型,与目前国内正在兴起的回归家庭汽车消费趋势明显又是背道而驰,如此小众向的一款车却被赋予了跑量的重任,在制定目标的时候,官方看起来还是欠缺了一些终端用户调查)能否到来还是未知数,此次宣布回归后官宣的T轮融资定制版K50很显然也肯定不会担当走量的重任。

  蔚小理能够取得当前的成绩,归根结底是各自后续的产品都得到了终端用户普遍的认可;FF上市后之所以还处在持续向下的发展通道中,最根本的症结则是一直都无法带来真正意义上的量产车,再兼之长期以来在企业口碑方面的短板,想要翻身实属不易。目前看来,前途汽车和FF的经历过于相似,FF债务缠身,前途汽车也上过“老赖”名单;FF量产进展慢,前途汽车也“空窗”了两年;FF通过SPAC上市,前途汽车此次也要“借壳”上市。目前来看,对于前途汽车这次要闯的资本局,一句话评价就是,即便上市成功,也需警惕,不要让FF的现在成为自己的将来。

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
Power by DedeCms